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关于教育的 >> 正文

【江南小说】思念缠绵,花冢成群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花殇,花冢,花落,漫天飞絮。

泪落,心伤,疼痛,到处蔓延。

——序

1

除夕夜,我一个人来到江边。站在河岸上,看潮起潮落。夕阳的余晖撒在江面上,漾起波光粼粼的湖面,宛如仙境一般。

我是如此的喜欢这样的景色,脑里总浮现着许多年前,你曾陪在我的身边,许诺与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一起看潮起潮落,日出日落。

但所有的承诺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便通通都湮灭。

还来不及实现,便已经消失掉了。

2

你走进我的房间,安静的坐了下来对我说,程晨,我想聆听有关芷的故事。

青春却不乏狂妄的故事,点滴之间,让我了解,与芷有关的背后的故事。

我慢慢的放下手中的东西,去倒了一杯咖啡给你,你捧着咖啡温暖着自己的手心。我想你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但我不能保证,芷的故事,狂妄之余,又带有些什么以外的东西。

有些青春的秘洞,就像是在荒芜的山林里,那一排排枯黄的高草,掩盖过悲伤的季节。

3

在我二十年的光景里,曾有那么一个人,陪我看过日出日落,潮起潮落。

他说,他喜欢我那水灵灵的眼睛,炯炯有神。

他说,他喜欢我的小酒窝,笑起来很甜,很乖的样子。

他说,他喜欢我的柔软的头发,乌黑亮丽的。

他说,他喜欢我的薄薄的性感小嘴唇,嘴角的上扬,招人喜欢。

还有很多,他曾给我说过的,每一次都不一样。我记得的就仅是这些而已。

他的名字叫洛彦。

当我在那一本日记本上写下这几行字的时候,我仿佛他还在我的身旁一样。

4

我的名字叫莫芷凝。

以前我常常会为我自己的名字苦恼,自己曾在心里问了几千遍。为什么不叫莫凝。

莫凝,该是个多好的名字呢。永远不会凝固的液体。

我的故乡是在南方的一个江南小镇上,名字叫故城。

我喜欢它的名字,那对我来说,理解为充满故乡回忆的城市。

我在那里整整呆了二十年的光阴。那是个充满回忆的地方。

我的个根深故土很深的女子。落叶归根,兜兜转转,回到的还是在这里。毕竟,根在这里,血液也便会扎根于此。

我的父母在我十多岁的时候就离异了。

我被寄居在奶奶家。奶奶是个慈祥的老人,她很悉心照顾我。在我初中毕业没多久,她就离我远去了。

记得在葬礼上,我又再次见到了我的父母,他们神色凝重的样子让我毕生难忘。

奶奶的葬礼很简朴。家里只设了个灵位,没有照片。

我还记得母亲在葬礼结束了之后,蹲下身来对我说的那一番话。

“芷凝,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小大人了。你得学会懂得生活了。”说完,她高雅的拍拍黑裙子上的灰尘,便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回到家把所有的存折都找了出来,把它们紧紧的握在手里,默念着:莫芷凝,以后这是就是你的本钱了。

我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到银行里取钱,看着那一叠钞票被我握在手中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定了下来。

当我清点着那钞票准备走去银行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我必须得用手里的那仅有的钞票,来为未来的生活创造更多的财富。

我揣着它们在那天的中午便踏上了去远方的旅程。

中午时分,火车站排队买票的人开始越来越多,他们都各自背着沉重的行李或包袱耐着性子在候车站里等候着,此刻内心的着急心情,通通画在了脸上。

请去夏离市的旅客做好上车的准备。广播员透过广播的声音散播着消息,那声音回荡在候车室很久很久。整整三分多种的时间。

我慢慢的把紧握在手里的车票摊开,那一张车票被我紧握得皱巴巴的。

几分钟以后,我跟随着其他旅客一起通过了检票,并且顺利的上了火车。

我看了看手表,时针指着四刻三十分。噢,差不多已经一整天的时间了。火车在十五分钟以后开出,以每个小时50公里的速度在铁轨上奔驰着。

火车在铁轨奔驰像一条巨大的拉链,不断的把往后的路程卷起,又一种唯美而动感的姿态往前奔跑着,就像是一匹骏马在边疆的一般。

回忆开始被倒带,倒带着过去,我深刻铭记着那些青春的故事。

它们早已没有了色彩,记忆被时光磨去了零角,开始变得泛黄。

5

火车在经过了整整七十二个小时以后到达了夏离市。

夏离是一座海滨城市。当我走在那条陌生而又繁华的街道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也许在某天,会成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但不是此刻,告别熟悉,融入陌生的城市,这需要时间。

但我仅仅是希望能够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落脚点而已。

那个晚上,我随便在附近找了一个旅店把自己安顿下来。硬的木板床,我睡得不习惯,只是苦于没有地方,也就只好将就罢了。

在深夜两点钟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那边传来一位陌生的男生的声音。

莫芷凝,你来夏离了。

我满脑子的疑问,问了句,请问你哪位?

他没有答复我,我也懒得继续追问下去。正当我打算把电话挂掉的时候,他终于又再次说话了。

莫芷凝,我爱你。说完,他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我一下子哭了起来,他也许是听出了什么,急忙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后来我回想起来,我知道自己的哭,与他说的那句我爱你没有任何的联系。我是在那三个字里感受到许久未曾感受到的温暖的关心而已。

我把手机长按了右手边的那个红色的挂机状态,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

我随手把它扔在了床头的小角落里。然后,倒头就睡去了。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把手机重新调整到开机的状态。

点击查看,未接来电8个,未读信息10条。都是同一个人。我坐在床上,耐心的把逐条信息都查看了一遍。当我看到最后一条未读信息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到底是谁。

关于与他小时的记忆,在此刻都渐渐浮现眼前。

原来,在陌生的城市里遇见熟悉的人,是那么的感动,也是那么的幸福。

6

早上大约九点钟,我拖着沉重的行李去到前台把房间退掉。走出旅馆的那一刻,我打开手机,在未接来电那里重拨了那个号码。

不到一会儿,洛彦把电话接了起来,他在那边笑嘻嘻的说着:“莫芷凝,你是不是想起我是谁了呢?”

“恩,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以前住在我隔壁家的洛彦。对么?”我回答着他,反问着。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了几声,我能靠着自己在脑海里的想象,去描绘出他那张充满笑意的脸孔。

若没有改变的话,他的样子大概与以前差不多吧。

“洛彦,你在哪里。我们能不能见上一面?”我在电话里向他问着。我突然很想跟他见面,并不是为了见识他的变化。而是他也许会成为我的以后生活上的某位帮手,又或许成为恋人。

这些,都是未知的可能。

我无法预料,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在上岛咖啡馆里,你要来么。我等你吧。似乎我们都好久没见了呢。”

“好的,我一会就到。你稍等一下吧。”说完,我把电话挂断了。拖着沉重的行李,走出了旅店的门口。在大街上截了一辆的士,上了车,对司机说:“麻烦载我去上岛咖啡馆。”说完,车子缓慢的开着,透过车窗的那一瞬,我独自在想着,洛彦,你会不会有很大变化呢。我会不会认不出你来呢。

三十分钟以后,司机把我载到了目的地,我掏出钱给他,说了声谢谢。

我迈着我的步子走上了咖啡馆。只见洛彦早就在那里,他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走过去。

我安静的坐在他的对面,微笑的说:“嘿,洛彦。好久不见。”我看着他的眼神,有些空洞,我无法想象,更无法描述他眼瞳里的那种哀伤。似乎深藏于深处。

“芷凝,我想念你。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念你。”他就这样轻唤着我,含情脉脉的对我说,拿起勺子往咖啡里不停搅拌着。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内心却震颤了一下。

“唔,我也想念你。”我只得配合他。我忽然很想跟他提点什么要求,希望他能够帮上我的忙,但我却说不出口,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芷凝,你怎么来夏离了呢。”

我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给他说了一遍,他只是轻轻的噢了一声。我本以为他会有什么令我惊讶的反应。这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以后,你就跟我一起生活吧。”他说的铮铮有力。

我微笑的说:“洛彦,我并不想去靠谁来过日子。”

“若我希望养你一辈子的话,你会相信我的承诺么。”

莫芷凝笑了笑,眼神淡漠的对洛彦说了一句让人心寒的话:“洛彦,我不是不信你,当相信与承诺扯上任何的关系的时候,它都会变得虚无。”

说完,我用深邃的眼神看着他。当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他比我抢先一步站起来,向服务生招手,示意结账。只见他掏出钱,递给了他。

“我们走吧。”说着,洛彦用左手拉起她的右手,另一只手帮她拖着沉重的行李,就这样离开了咖啡馆。

在路上的时候,彼此都没有说话,走了很长的一段路。莫芷凝一路走走看看,她发现,夏离市的树木总是枝繁叶茂的,比起故城的树木,似乎多了几分海风的味道。

蔚蓝,清爽,令人惬意,每一刻,每一秒,都有海风漂浮的味道,淡淡的。

7

“到了。”洛彦带我到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外面的墙都已经发黄,似乎是很久以前的房子了吧。它的旁边是一家酒吧,我估测着洛彦应该是在这附近工作的吧。

我终究没有过问。

我们走了进去,我把东西放下,他给我倒了杯温开水,玻璃杯还冒着热气。

他坐在我的旁边,强硬的把我的头靠着他的肩上,我没有逃脱,像个孩子一样,乖乖的任由他摆布。

许久我才把头渐渐的离开他的肩膀,对着他的嘴唇亲吻着,点水蜻蜓的亲吻。

我很久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吻他。或许是因为感动,或许是因为幸福,但我无法说服自己,给自己一个理由,对自己说,洛彦,我想我爱你。

他看上去很惊讶,扑哧的黠笑了一下,捏着我的小脸蛋,戳着我的鼻子淘气的说:“芷凝,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我了呢。”他问的很真诚的样子,我没有回答他。

在我根深蒂固的观念里,当所有问题与疑问都尚未得到证实或验证的时候,我是不会相信那些答案的。

这时他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大钟,我也转过头去看了看,他亲吻着我的额头,深情的说:“芷凝,我得去工作了。你在这里等我回来好么?”

“你去哪里工作?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吧。”我以为他会拒绝,但是他没有。他伸出了他的左手,我们彼此就这样手牵手的往前走着。

走了约二十分钟,他告诉我说:“喏,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工作的地方就是那一家叫离殇的酒吧。

酒吧的装饰很豪华,格调的韵味不像其他的酒吧那样,它的风格与布局都融合了欧洲的奢华与中国传统建筑的庭院式的布局。两者的结合,显得气派万分。

洛彦带着我到了一位陌生的男人跟前,他慢慢把我的手松开,在那个男人面前嘀咕着些什么。

一会儿只见他对我说,“莫小姐,你明天就来上班吧。”

我有些张二摸不着头脑,洛彦对我笑了笑便拉起我的手离开了他的面前。之后,他便叮嘱我在吧台上等他下班。

8

凌晨十二点的时候,洛彦下班了。我走上舞台拥抱他。

在回家的路上,街灯照在我们的身上,影子在不断的拉长,越拉越长。

“洛彦,你刚刚和他说什么了?”

“没什么,你明天去上班就好咯。管那么多干什么。”

“那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我要去干嘛工作的呢?”

“去做鼓手,给我伴奏。”他说的很轻描淡写的样子。我的心乐的开了花。原来,他还记得我的梦想。原来,他说他惦记着我,是真的。

“那不是你的梦想吗?看,我还惦记着呢。”

我朝他会意的笑了笑。那个晚上,我睡得很甜。

9

我记得那一个日子,9月10号。一年一度的教师节。

从那天晚上,我开始了在离殇酒吧工作的日子。当我站在舞台上,看着镁光灯照在自己的脸上,而我在这个舞台上全心的表演着,我感到一股自豪。

至少,我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过日子。不在乎金钱的多少,能够向别人证明,我便满足了。

10

我在那里工作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将近一年的时间左右。若没有发生那一件事的话,我不敢确定,洛彦会不会离我远去。

我总在对自己说,洛彦真的是个好男生。能够找到他,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那天晚上,酒吧来了很多人,比往常要多成倍以上。正当我准备收拾好东西的时候,来了一位男人,他指名要找我,我走向他跟前,他只是说了一句:“莫芷凝,为我伴奏首歌吧。”我内心一直在颤抖着,悻悻的走向舞台,拿起早已收拾好的鼓,当我演奏完以后,那个男人为我鼓掌。

我看出来,他是来挑衅的。

洛彦也许害怕我受到伤害,走在那个男人面前,扯着他的衣角说:“TNND,你想打架吗?打架你丫有种就冲我,别找她的麻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洛彦这个样子,眼神锐利。

我真的开始感觉到害怕,我走下舞台,对洛彦说:“洛彦,我们走吧。”

那个男人突然笑了几声:“你男朋友欠了我们的钱。我们是来讨债的。”

“他欠了多少钱?”

“三千。”

我头转向洛彦,目不转睛的说:“洛彦,你真的欠的他们钱了?”

洛彦沉默了,等了许久才说:“是的,芷凝,这事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

“怎么样啊。小妞,是不是你可以替他还钱啊?”那个男人面目狰狞的问我。

“可以,但是现在很晚了,明天我一早就去银行拿钱。明晚就在这里,我会给你钱的。”

权威的羊角风医院
河南癫痫病康复中心
六盘水哪里有颠痫医院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