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牛牛爱小铺童装 >> 正文

生如高天,活似流云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郑一梵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残疾人。初见面时,是在初夏,他正摇着轮椅在丁香花丛中采摘那些粉红的花瓣,他说要回去自制一种丁香花茶。觉得他是很有情趣的一个人,虽然身有残疾,且还带一身的病,可似乎对他灵活的思绪毫无影响。

几天后,又遇见郑一梵,笑问丁香花茶的事,他轻松地一挥手:“搞砸了!没成功,还损坏了一盒上好的茶叶!”虽这么说,却没有一丝的遗憾和懊恼。我问:“那你怎么又来采丁香花瓣了?”他说:“我准备按颜色深浅和形状分类,用丁香花瓣粘一幅画!”他为自己的这又一新奇想法兴奋不已,给我大讲了一通他的构思,说什么画初成时是一种效果,等花瓣失水枯干褪色以后,又是什么效果,头头是道。

郑一梵三十多岁,长相威猛,一脸络腮胡子,如果不是坐在轮椅上,当是如张飞或李逵般响当当的汉子。按他的话说,这个形象是他特意营造出来的效果。他从小因身体关系,很是柔弱,对于柔弱这个形容女孩子的词,他极为反感,于是想尽一切办法锻炼手臂和胸肌,并蓄起了满脸的胡子。终于再与柔弱不靠边儿,可谁又知道他宽松的裤管内,那两条细如婴儿臂的腿?

果然,林一梵的丁香花粘贴画也夭折了,依然没什么遗憾,因为他又兴冲冲地奔向下一个奇妙的目标。不要以为他是不误正业,其实他也颇有几个赚钱的手艺。不是想象中的残疾人修电器修表修鞋什么的,也不是写作画画卖字卖唱,实际上他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也坦言自己没什么文化修养。可就这样一个人,居然弄了一个花卉基地,而且精通插花。我去他的花卉基地参观过,很是震惊了一下子,什么地上长的,盆里栽的,水里生的,林林总总,大开眼界。张飞般的林一梵乘着他的坐骑身处其中,很怪异的感觉。面对赞叹,他难得地谦虚说:“多是我爱人打理,我只负责技术上的指导。”一个讨厌柔弱的汉子,却与娇花相伴,号称没有文化,却又深谙花卉知识,真真是让人叹而复叹!

人们羡慕林一梵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生活,感动于他平和而又灵动的心境,他却说:“我不懂什么生活的道理,也不太明白什么人生的意义。我知道当初我出生时,就有先天的残疾,别人都对我父母说把我扔掉,我爸却说,孩子只要生下来,就和别人顶着同样的天,留下,养大!于是我就这么留在这个世界上了。而活着嘛,就是自己舒心让亲人舒心的事,不用想太多!困难总会有,也总会过去,这样就好!”

据说他还曾开过广告公司,也曾摇着轮椅去徒步走全国,甚至还习过武,想做一个坐轮椅的怪侠,却在一次见义勇为中破灭了这个念头。更传奇者,是他和爱人的相爱经历。那时的林一梵,形貌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基本属于让女孩害怕的那种。可他却把那么一个健康美丽的女人追到手娶回家,这个过程一直没有详细资料,夫妻二人讳莫如深,他们的亲人也稀里糊涂。不过从林一梵千奇百怪的思想来看,应该是很容易抓住一个女人的心的。

有一次和林一梵一起吃饭,在他家,他亲自下厨做的。面对那些菜肴,直让我怀疑这小子是不是没有不会鼓弄的东西。很搞笑的,开饭前,他竟然给我背诵了一大段的佛经,直听得我云里雾里,大笑不止。他却说:“别笑。我名字里有一个梵字,不懂些佛经也对不起这个名字!”

吃着吃着,林一梵忽然逸兴遄飞,非要喝酒。以前一直没见他喝过酒,很是担心。只见他不知从哪里翻出瓶白酒,倒了满满两大杯,一人一杯,谈笑间,他两口就喝尽了。让我大惊,并暗道真人不露相。没想到此人喝干了以后,却一头歪在桌子上睡着了,立马露了馅儿。看着他的醉中睡姿,百感杂陈。

是的,他是一个不懂得什么生活道理的人,也是个不太明白人生意义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活得让人钦羡。我常常舞文弄墨,那些文字里充满了哲理和感悟,似乎已通透了一生,可在林一梵面前,却觉得自己生活得很累,很无奈。生活,非是单纯地为生而活,亦非书中所说生即幸运活即机遇,其实生活更如林一梵所为般,生如高天,活似流云。无穷无际,坦荡随心,而更多的时候,我们的心早已不知迷失在何处。我们与林一梵的距离,也许正是隔着一颗宽广而自由的心。

药物治疗癫痫病的常识
大连治疗癫痫病医院
广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