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语四级考试 >> 正文

【江南】路之殇(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江秋明从学校侧门一出来,抬头就看见公路上漫起一股黄色灰尘,铺天盖地往四下里弥散。她连过去的是什么车都来不及看,灰尘就直楞楞地扑到了面前,她赶紧屏住呼吸,拿手在鼻子前使劲地扇,转过身,钻进了校园,忙不迭地关上门。虽只是一墙之隔,校园里的空气确实比外面清新多了,这还要感谢校园里那些枝繁叶茂的香樟树。站在升旗台前的校长,一眼就看见了返回的江秋明,疑惑地问:“怎么又回来了?”江秋明不好意思地说:“好大的灰!”校长皱了皱眉头,说:“每天不都是这样的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快点去,再捱一会儿他们可就下班了,我要挨批评了!”

江秋明极不情愿地开了门,走出校园。还好,只一会儿的功夫,灰尘已经消散了不少,只剩下薄薄的一层浮在空中,像淡淡的雾,鼻腔里也只嗅到隐隐的灰土味,只是路边的小草树叶像被染了色一样,清一色的土黄。这令江秋明想起了陈老师,一头的黄发,干枯暗哑,像一堆随意乱放的干稻草,明显是用的劣质染发剂,并且染色后不会打理,贴近头皮的部分已经显出了黑色,像一堆枯草里露出了黑土地。江秋明还想起了她刚才盯着自己的目光,满是轻视和嘲讽。有什么呀,不就是瞧不上我是个代课老师吗?不就是想去送报表吗?校长要我去,我能不去吗?我还不愿去呢!

江秋明恨恨地想着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公路边。其实,学校的大门正对着公路,只是最近校长把正门锁了,所有人一律走侧门。放着宽敞的正门不走走侧门,到底是为哪般?还不是修铁路惹的祸!一天到晚,公路上大卡车来来往往,没个歇气的时候,最开始校长是担心学生的安全,等到后来灰尘漫天的时候,大家觉得校长确实是太明智了,大门一锁,里外两重天!

说实话,江秋明根本不愿去送报表。现在都十点钟了,跑去跑回,下午还要上课,赶死人!更何况天气这么热!她抬头看了看天,虽看不见太阳,但明显感觉得到太阳的威力,就像站在蒸笼边,热气直往身上脸上扑,汗很快就下来了。因为没出太阳,灰尘一起,周围便显得灰蒙蒙的,视线不佳,好像雾霾天,稍远处高高耸立的蓝色混泥土塔上的“中建十二局”几个字都看不清了。这该死的铁路!江秋明恨恨地骂道。还有校长也真是的,又不是没人愿意去,非让我去,这不是给别人恨我的机会么?不过话又说回来,陈老师去了,下午绝对不会再来上课了,她的班谁帮她看着?校长不就是担心的这个么!现在送表报,下午还要赶回来上课,除了我这个倒霉催的代课老师,校长还叫得动谁?

江秋明一边自怨自艾,一边往树荫底下钻。说是树荫,其实很牵强,路边那几棵营养不良的树,树冠直径不到一米,枝条总像伸不开似的,树叶一直都是青不青黄不黄的病态,立在公路边像一群缩手缩脚表情尴尬的人。江秋明平时是正眼都不瞧它们一眼的,觉得它们跟枝繁叶茂高大挺拔生气蓬勃这些描写树木的词完全不沾边,根本不配称树。但是,很多平时瞧不上眼的物品在关键时刻都能派上用场,比如这几棵树,此时它们就发挥了作用,虽然作用不是特别大,但毕竟聊胜于无!其实树叶早已不是江秋明原来看到的青不青黄不黄的颓废色,而是清一色的土黄,因为每片叶子上都积了一层黄土。江秋明尽量不接触树枝和树叶,免得黄土落在了身上。

对面就是临时铁路指挥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从院子里出来,缓缓地停在了门口。副驾驶室的门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下了车,转过身倚在车门处跟江秋明打招呼:“江老师,回家吗?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江秋明一愣,没想起这个人是谁,甚至不确定自己是否见过他,本能地摇了摇头,说:“我现在不是回家,谢谢!”

男人有些失望,“哦”了一声,说:“那我先走了啊!”

江秋明木木地笑了笑,看着男人钻进车里,往村子的方向而去,竟然还没想起他是谁!

一辆客车过来了,屁股后跟着一股黄尘,像拖着一条奇怪的尾巴。江秋明顾不上躲避灰尘,招了招手,上了车。

交报表其实很简单,内容早就填好了,直接交给负责人就行了。负责人看了看江秋明,问:“你是在东风小学代课的吧?是不是参加过教师招聘考试?”江秋明说是。负责人又问:“考上了没?”江秋明说没有。心里想,明知故问,县城就这么大,谁考上谁没考上,别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却听见负责人说:“我记得你入围了,参加了面试的,对吧?”江秋明点了点头,不想多说,转身往外走。听见负责人说:“蛮优秀的,真可惜了!”另一个声音说:“肯定是没有找关系!现在这世道?”

谁说没有找关系?虽说没花什么钱,可土鸡蛋土鸡没少往人家家里提,钱也不是没送,是人家不肯要,说等事办成了再说。现在看来,其实就是个托词!江秋明心里愤愤地想。如果自己考上了,陈梦萍就没有资格用轻视的眼光看她,都是这该死的关系!

江秋明边走边想,根本就没有心情注意旁边的行人,突然听见有人喊“明明、明明”,抬头一看,是张叔。张叔笑眯眯地看着她,说:“上班时间来县里干什么呀?怎么好久都不去我家玩了?我和你婶都蛮想你的!”

江秋明只说校长让她来交表报,没提去张叔家玩的事,又问张叔来县城里干嘛?

“还能干嘛?不就是帮志强跑贷款吗?”张叔无奈地说。

“您当初不是说不管他的吗?怎么现在还帮他跑贷款?”江秋明不相信地问。

“当初不是故意卡着他,让他死了承包的心吗?谁知道这个小兔崽子,吃了秤砣铁了心,想尽千方百计硬是签了合同。他的个性,你只怕比我还了解!你说,到了这一步,我能不帮他吗?谁叫他是我亲儿子呢!再说,在县里他哪有什么熟人,谁会贷款给他?买树苗,栽树苗,家里的钱都投进去了。眼看着二十亩的中稻马上要插了,肥料钱都没有,我着急啊,不跑贷款怎么办?哎,都跑了好几天了,还没有眉目!”

江秋明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她能说什么呢?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志强联系了。志强也做得出,电话短信一概没有。

张叔迟疑了一下,试探性地问:“你不会是和志强闹别扭了吧?”

江秋明心里酸酸的,像做错了事的孩子,红着脸,慌乱地摇摇头说:“没有,是我们都太忙了!

张叔叹口气说:“志强这孩子,叫我怎么说呢?在外面上班上得好好的,非要回来承包田地。他以为真的像人家说的,农村天地广阔,大有可为。这是读多了书,读成了死脑筋,想问题太简单,农村有那么好挣的钱,谁还跑到城里累死累活地打工?这孩子,就是太倔,听不进劝!”

江秋明不想听这些话,想快点回学校,但不好直说,只好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1点整,离放学只有四十分钟了,如果顺利的话,可以赶上学校的午饭。

张叔注意到她在看时间,宽厚地笑笑说:“光顾着说话,忘记办正事了,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去找人。”

江秋明礼貌地跟他道别,他说:“记得有空去家里玩,一定要去啊,我让你婶给你做好吃的,荷叶粑,你最喜欢的!”

江秋明心不在焉地应着,加紧步子往车站走。上得车来,找个空位坐下。抬头见前面是两个情侣模样的年轻人,男孩正把手中撕了包装的口香糖递给女孩,女孩低头玩手机游戏,手不得空,直接张开嘴巴,男孩赶紧把口香糖喂到她嘴里。见此情景,江秋明的心更酸了。以前志强不是也对自己这么好吗?为什么说变就变了?她忍不住掏出手机,翻出志强的号码,直直地盯着,盯了好半天。她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即使他接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打出去。

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江秋明进了校园。拿着碗往厨房去的时候,陈梦萍瞥见了她,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她懒得理她,径直进了厨房。

做饭的是校长夫人,娘家跟江秋明一个村的,蛮喜欢她的。江秋明来代课,就是她给校长吹的枕头风。她看见江秋明,笑着说:“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在县里玩一会儿,上上网,跟同学聊聊天?”

江秋明说:“还不是舍不得你做的饭!”

陈梦萍小声地嘀咕了一句:“马屁精!”

大家都装作没听见,一个支教老师,跟她计较什么,这学期结束她就走了,谁还认识谁?

校长夫人问:“听说,昨天晚上村子里很热闹,是不是呀?”

江秋明疑惑地说:“没什么热闹的吧,没听说哪家有喜事呀?”这里的风俗,无论红白喜事,晚上都要打牌,大人小孩,挤进拥出,人闹水响,确实很热闹。

校长夫人夸张地一叫:“哎呦喂,你晚上干什么去了,村子里那么大的动静都不知道。你真的没听说,他们晚上出去背钢管的事?”

还以为什么事呢?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明明是偷钢管,却被他们说成了背。人家孔乙己因为爱书偷了书,脸面上过不去,说读书人窃书不算偷,好歹还用了一个偷的近义词“窃”。他们倒好,干脆直接说背,好像不是偷偷摸摸的去的,而是大明其白大摇大摆去的,倒像是在人家眼皮底下,得到了人家的允许,没冒一丁点儿风险,轻轻松松背回来的。

江秋明根本不愿谈这个事,装作不知道,说:“背钢管?不知道啊,没人跟我说过呀!”

校长夫人很神秘地说:“要出事了,人家老板已经报案了,派出所要来查了!”

江秋明心里“咯噔”一下,昨天晚上爸爸和哥哥不是都去了吗?好像嫂子也去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还看见院子里堆着一些钢管吗?饭也顾不上吃,她掏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人接。再打哥哥的手机,关机。吃饭的时间,家里怎么会没人?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2

一下午,电话都打不通,江秋明心神不宁,读课文都念错了字,好不容易捱到放学,飞奔着往家跑。

学校离村子有三里路左右,不是一口气能跑到的。江秋明狠跑了一气,嗓子眼里直冒烟,心“砰砰”跳得像要蹦出来,实在受不了了,不得不停下来站在路边弯着腰喘气,心里一个劲地责怪自己平时锻炼太少。耳中听到一阵汽车开过来的声音,懒得看,也没劲看。不想,汽车却在她身边停下,一个男人的头从车窗里伸出来,询问道:“江老师,是急着回家吗?要不坐我们的车回去吧,顺路!”

江秋明顾不上喘气,看了那个人一眼,不就是上午要捎她回去的那个人吗?虽然依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江秋明还是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情况紧急,顾不上那么多了!

眼看着到村口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迎面驶来,路太窄,面包车只好减速靠边。错车时,江秋明无意中往小轿车的车窗内看了一眼,发现司机是个女的,不禁又仔细看了一眼,感觉很眼熟。正在想在哪里见过,却听见副驾驶座上的男子对司机说:“开快一点,老板来了!”司机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一直没见你打电话呀!”那男子不耐烦地说:“你有没有眼力呀?没看见刚过去的那车吗?那个女人来了老板还能不来?”司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车速立马快起来了。

江秋明心里一动,问那男子道:“你认识那女司机?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男子迟疑了一会儿,说:“也谈不上认识,只见过几回,没说过什么话,也不知道她叫什么!”

江秋明不相信他的回答,但又不好多问,摆明了人家不想说。

转眼就到了村口,江秋明要求在这儿下,免得在村子里被人看见了说三道四。她已经猜到这个男人是工程队的,他们就租住在村子里,自己肯定见过他。

快步跑到家,却发现院门上一把锁。怎么回事?都一下午了,人都去哪儿了?只好找左邻右舍打听。左邻右舍也不好找,基本上都跟她家一样,没人。其实,平时就没什么人,这个时候就更难看到人了!好不容易找着一个孤老太太,耳朵有点背,说话的声音大得像打雷:“躲起来了呗,做贼心虚!”脸上竟然还带着幸灾乐祸的笑。

江秋明没法跟她计较。还好,只是躲起来了,没出什么事!她反身回家,开了院门,进了院子,看见一堆钢管还躺在地上,心里气不打一处来,都是这该死的钢管惹的祸,顺便一脚踹了过去。堆好的钢管应声散了,滚了半院子,还互相碰撞发出响亮的“叮叮”声。江秋明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关院门,无意中发现角落里还有一堆。八成是哥哥把他家的钢管背过来了,他家没有院子。

江秋明一个人呆在家里,电视也不想看,百无聊赖。肚子饿了,准备做点吃的,进厨房一看,一根菜叶都没有。只好拿了钱,去小卖部买吃的。还没进小卖部的门,就看见那个男子一手拎两瓶啤酒往外走。江秋明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他打招呼,就听见他说:“江老师来买东西呀!”她只好礼节性地应一声,顺便回一句“你好!”

男人一走,老板娘就问她:“秋秋,你认识小何呀?”

江秋明不喜欢人家喊她秋秋,这名字直冒酸气,她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说不认识。

老板娘不相信,说:“那他干嘛跟你打招呼?”

“我哪知道!”江秋明很心烦,“你知道村子里的人都藏哪里去了吗?”

“藏?为什么藏?”老板娘一脸诧异。

福建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癫痫病的原因主要是什么
癫痫病病因有哪些种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