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三亚亚龙湾攻略 >> 正文

【家园】异 香(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快下班的时候,工程师王如飞接到一个“请吃”的电话,竟激动得手足无措。

请他吃饭的是位好看的异性,名叫洛文丽。洛文丽是他大学时的同学。上大学那阵,他曾苦苦追求过她,被她拒绝。时过境迁,都有了家室,她现在突然“请吃”要干什么?

王如飞用报纸把图纸一盖,就收拾三角板、直尺、橡皮、绘图笔,准备出发。可他刚刚出门又折了回来。他想给科长请个假,顺便把他的大哥大(手机)用一下。会见同学,尤其是女同学,他不能没个手机。那时手机刚上市,一两万块,他还买不起。

王如飞掏一支好猫给科长点燃,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他不能让科长知道他的行踪。自他负责设计AT项目中央空调以来,给他送东西请他吃饭的人突然增多,大家的眼睛都盯着他,他还是不让人误会为好,自己工作了半辈子,一向名声不错,别在手中有点“权”的时候,晚节不保……

王如飞便对科长撒谎:陈科长,我最近身体不适,得去医院看看病,先走一会儿。

陈科长瞥了他一眼,点点头。

他走近窗户,把窗帘拉上,然后趔趄了一下才出门。他要给陈科长一个感觉:他真的病了。

下了二楼,迎面碰上经理办秘书柳娜,竟突然愣住了。柳娜今天竟这么漂亮:浓黑的披发,红润的圆脸,加上蓝宝石般的杏核眼,让人疑是仙女下凡。

柳娜问,王工,慌慌张张的干啥呢,腐败去吗?

王如飞醒过神说,不干啥,吃请!

他知道,柳娜是机关里的“懿贵妃”,最大的特点就是爱吃,惭愧的是,他一直想请她吃顿饭,却也一直没有那点闲钱。柳娜缠住他说,吃请也不叫我?不叫我我就告你腐败!如今技术人员的腐败单位最敏感。

王如飞凑近她耳朵暧昧地说,关键是人家请我,不是我请人家。

柳娜嘴一撇,要是你请人家我还不忍心宰你呢!

王如飞想了想说,那好吧,你把你手机给我,我把我传呼机给你,到时候我用你手机打我的传呼,给你留言,你一听到呼叫就立即出发。

柳娜知道王如飞没手机,就准备掏给他,但她在掏手机的一瞬间突然觉得挺怪,就问,你为啥不直接打我的手机而要绕这么个弯弯?

王如飞反问,要是饭店没有方便的座机电话呢?我出去到处找电话多不方便,在客人面前掉价又跌份!

柳娜这才把手机给他。

柳娜要上楼,王如飞拽了她一把说,刚才我骗我们科长说去看病,你去跟他聊聊天,转移他的视线,以免他拉开窗帘——你也知道,那窗户正对着去医院的路,而我走的方向恰好与医院相反。

柳娜又撇了一下嘴说,吃个请,跟个特务似的神秘,犯得着吗?王如飞说,你不懂。柳娜说,呸!

这当口,主管技术的杨副经理从工地回来,问王如飞:跟美女谝得热火朝天,还挺有闲心的嘛,图纸画好了吗?

王如飞说,只剩几根立柱标尺寸了,就算基本好了吧!

杨副说,是不是还剩中央空调品牌、型号标注部分?

王如飞说,没错,我明天上午来一处理就完了——现在我有点不舒服,去瞧个医生。

杨副典了一下肚子打了个官腔说,中央空调你先标老田的吧,将来用谁家,还得研究。你身体有病,快看病去,现在是用人之际,可别病倒了。说完,就上了楼。

其实王如飞正准备标老田的,却又遇上了杨副特意安排,说明老田不仅在下面活动,也在上面活动。王如飞心里不悦。

他扭头找柳娜,柳娜象水蛇一样从一间厕所溜出来,悄声对王如飞说,我现在就跟你走,请你吃饭的肯定是为AT项目的,也肯定有好处。王如飞说,不是。柳娜说,绝对是!王如飞说,不是就不是嘛,你咋不相信人?好了,我没时间跟你罗嗦,去了再给你打电话。说毕,就赶紧走了。

但王如飞没有直接去饭店,而是先回了一趟家。他换了一件衬衣,打了一条领带,穿上一身崭新的雅戈尔西服才奔饭店而去。

饭店在文化路,名叫“红又亮”。其实洛文丽已告诉他饭店的名字,但他没有告诉“懿贵妃”柳娜。

到了“红又亮”,洛文丽已等待多时。

王如飞掏出手机,搁到桌子一角,又把雅戈尔脱掉挂到衣架上,才对洛文丽说,对不起,来晚了!

洛文丽淡淡一笑,并没有注意他的手机和西服,而是向服务员一挥手,喊道:服务员,点菜!

服务员应声而进。

洛文丽把菜谱交给王如飞,王如飞推回去说,你点,点啥吃啥,咱老同学嘛,不要讲究那么多!

洛文丽没再推让,就自作主张点起来。她只点了两个菜,一是罗氏虾,一是一蛇三吃。点毕,她说,好了,两个人的菜不好点,就这些吧!接着她要了一瓶五粮液。恰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打开盖儿,背过身去声音极小地说,安排好了就好,我们喝完酒就过去。

王如飞希望柳娜的手机也响,就拿过手机装模作样地拨号,然后放到耳朵上听,里面却没一点动静。他想起对柳娜的承诺,就走出包厢,拨他留给柳娜的传呼,拨了半天,里面还是没动静。他不知手机的小常识,拨号之前得先解锁。

他兴致全无,准备折回包厢,手机却疯响起来,是柳娜打来的,问他在哪个饭店。他突然有新的主意,就说,我明天单独请你吃饭好吗?今天实在不方便,我和一位多年没见的异性朋友要谈点私事。说完也不管柳娜的反应就挂断了手机。其实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让柳娜来,他只是想利用柳娜的手机显显摆。

他刚要转身回包间,却听到隔壁有两个笑声很熟悉,细听则是陈科长和杨副的。他探头从门缝往里看,却只看到一张小伙子的长脸。这张脸他似乎见过,却一时想不起来。他想,陈和杨一定也在吃请!他回家换衣服那阵,他俩可能先到了“红又亮”。

王如飞再进包间,酒菜已上桌。

洛文丽说,王工业务还挺忙的——

王如飞说,别叫王工,叫王工我们就生分了,老同学嘛,你就直呼我王如飞。

他端起酒杯和洛文丽当地一碰,一口就干了。他又说,文丽,咱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吧?洛文丽说,可不,大学毕业时,你二十三,我也二十三,现在我们都四十三了!王如飞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公司搞技术?洛文丽卖了个关子,这是秘密,不告诉你。

一蛇三吃是将蛇杀了以后,做两道菜加一个汤,就叫三吃,还要将深红的蛇血和碧绿的蛇胆兑到酒里喝,据说此酒可以舒肝明目。王如飞以前也吃过酒席,可那都是随便点几个菜的极普通的酒席,象这种一蛇三吃还真是第一次吃到。他吃着蛇肉,喝着蛇血蛇胆酒,抽着鼻子说,有一股异香!

洛文丽眯了眼看着王如飞半晌不语。王如飞莫名其妙。洛文丽喝下一口酒才问,你想不想尝到另一种异香?

王如飞问,此话怎讲?

洛文丽没有直接告诉他,而是先说另一个话题。她说,以前你公司工程少,而且一直用设计院设计的图纸施工,你管工程,按图作业,求你的人很少,甚至没人求你。现在,你公司有了项目,又被授权可以独立设计工程图纸,一下子求你的人多了起来,有人请你吃饭,有人给你送东西甚至送钱,这是不是一种异香?王如飞不由自主地把雅戈尔西服瞟了一眼,点了一下头。这套价值近两千元的西服,就是前两天别人送给他的。那人就是老田、一家制冷公司的销售员,想在王如飞设计的AT工程中拿下中央空调项目。

洛文丽端一杯酒又自个儿喝了。王如飞说,文丽,我记得你上大学时喝汽水都脸红的。洛文丽说,我是不喝酒的,今天约你有一事相求,你若答应,我可以喝死。就醉眼朦胧地盯着王如飞。王如飞突然有了想吻她的冲动。岁月增添了她的年龄,却没有增添她的皱纹,她依然风韵犹存。但王如飞吸了一口气,努力克制着乱拱的欲望,没敢造次。二十多年没见,什么都不了解,现在只能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他也醉眼朦胧地盯着洛文丽说,你说,只要我能办到。洛文丽说,听说你们靠马路那幢24层的AT工程,正在设计图纸?王如飞说,没错,土建已做完,正在做中央空调部分。洛文丽问,你设计用谁的空调?王如飞说,我打算用老田的。就说了老田的牌子。洛文丽说,不,你用我的。她也说了自己的牌子。王如飞惊讶,你也做中央空调?洛文丽说,没错!

王如飞哑然,并且非常失望。上大学时,他很爱洛文丽,也追求过她,但不知什么原因,洛文丽却突然嫁给了另一个同学。原以为老同学相见,可以重叙旧情,可以有更多温馨的话题,没想到每句话都充满了商机。唉,今非昔比呀,如今的洛文丽已不是同学时的洛文丽了!

洛文丽见王如飞不语,猜想他一定在等条件,就说,我会让你尝到“另一种异香”。

王如飞有点心动,他不知“另一种异香”具体是啥,但他清楚一定是许多实惠。比如他从未穿过上品牌的西服,这次却有了雅戈尔,从来没喝过几百元一瓶的五粮液,这次不仅喝到了,还尝到了一蛇三吃……

王如飞便装得很老练的样子说,不妨讲讲——

洛文丽说,事成之后给回扣太危险,我行贿,你受贿,一旦暴露都有罪。现在回扣有了新的变种,我帮忙,你赚钱,方式隐蔽,大家都体面。具体说,就是我帮你办个厂子,厂子的冲床、剪床、刨床、电焊机、点焊机、沙轮机等等,也就是厂子所需的一切我给你提供,你在职业之外再搞一份事业……你尽可以用我给你的那些去赚自己的钱。

停了停,她又说,我再给你说个赚钱的渠道,我在烟厂做中央空调时,发现他们散热器用量大,你可以与他们合作,为他们制作散热器,而且我会暗中助你一臂之力,让你们或做成功。烟厂钱多,有你的赚头,这就是你将尝到的滋味无穷的“另一种异香“。

王如飞心更热了,他知道,只要赚到钱,什么都会有的,别说请“懿贵妃”柳娜吃顿饭,即使和她有个云雨之欢也不是不可能的。就问,文丽,那你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洛文丽说,很简单,在你设计的图纸中,把老田的牌子换成我的牌子,包括风机盘管、风口、防火阀等等,都用我的牌子。

王如飞眼珠子转了转,表情严肃地说,这怕不行,我们已决定用老田的。

洛文丽脸一吊,你是不念老同学的情份了?

王如飞引而不发。

洛文丽凑近他耳朵柔声说,今晚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知道,你一定很喜欢。那面已经安排好了,这是头一口“异香”!王如飞没吭声。没吭声就等于默许。他不知道那地方是什么地方,但洛文丽的“柔声”已经让他骨头都松了。

出发前,洛文丽从王如飞手里要来老田的名片,阴阴地说,改天我单枪匹马会会老田,我要让他乖乖地退出我们这一场充满硝烟的竞争。

没想到,洛文丽带的地方是一家叫嘉年华的卡厅。卡厅的包间都安有名字,比如桃园、溶洞、温柔港、德馨屋等等,王如飞进的一间叫丽人居。

王如飞一进丽人居,洛文丽就塞给了他100元钱,然后就要走。洛文丽走时对他说,包厢费和小姐的小费已付过了,你尽情地玩。没等王如飞搭话,洛文丽人已经闪不见了。

王如飞虽整天沉溺于技术,但他还是知道卡厅、KTV、美容院、桑拿房是干什么的,只是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今天算是开洋荤来了。王如飞尚未落座,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姐就飘然而至,而且顺手关上了门。很巧,小姐也是披发、圆脸,但她的漂亮看上去还是比“懿贵妃”柳娜略逊一筹。

小姐走到他身边,把他摁到坐位上,两只胳膊就象蛇一样缠住他的脖子,嘴附到他耳边,极具挑逗地软语温馨。只一片刻工夫,他便心旌摇荡,体内似有一枚火球从上窜到下,从下窜到上,最后停在下身不动,下身就蹭蹭上涨。他嗅到小姐身上一股好闻的气息,他想,那一定是少女荷尔蒙的清香。他忍不住摸了一把小姐的上面,小姐竟没动,他又去摸小姐的下面,小姐拒绝了。小姐说,摸可以,干也行,但刚才那位女士给的50元可不够,还得再加150元。王如飞记起洛文丽走时给了他100元钱,说明洛文丽是了解行情的,但她只想让他闻到异香,不想让他尝到异香。偏偏,他换了衣服,也没带多余的钱。

干不成别的,他就跟小姐聊天。他问,小姐今年多大啦?小姐说,19。他说,这么小啊!小姐说,不瞒你说,本小姐已干了三年了。他惊讶,你这么漂亮,怎么干这呀?小姐说,不干这我到哪去挣钱?国营单位已多年不招工,出去应聘没文凭,想顶班去父亲的厂子吧,顶班政策几年前也已取消了。剩下餐饮、娱乐、美容、宾馆服务之类,大家“服务”的内容八九不离十,到哪干都一样。王如飞沉吟良久,有点怜香惜玉,你能不能在这不干?小姐说,可以呀,除非你把我包了!

王如飞一时语塞。要包人家,就意味着要花大钱,他现在一名不文,拿什么去包人家?

小姐一下撩开上面的裙子,露出很高的奶头,触到王如飞的鼻尖说,闻闻,是不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你老婆那干瘪的奶头有这样的弹性吗?告诉你,不到卡厅,你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有多老。

王如飞心里一震,老婆确实与她没法比了,如果小姐是西施,那老婆就是东施的母亲。他真想衔住那奶头深情地一吮,可他又想顶住这种诱惑。他不能对不起老婆,小姐再好毕竟是小姐。再说,如果小姐要加钱怎么办?他身上只有100元。

治疗癫痫的药价格是多少
西安治癫痫医院排行榜
妇女癫痫病能治愈吗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