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疆畜牧厅网站 >> 正文

【江南小说】小琬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进房间的时候,小琬正坐在床上靠着床头哭。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刚才明明好好的,我只不过是洗了个澡而已,她怎么就哭起来了呢?由于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所以我也不能贸然安慰她,我只是上了床,跟她并排坐着,想等她哭够了再问问她。

我是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想到给小琬打电话的。她已经几个月没跟我联系了,我不知道她过得怎样,也不知道她是否在家,是否有空。我给她打电话是因为我很闲,我老公出差去了,女儿被她爷爷接走了,我一个人很无聊。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想找人说说话,拿出手机就翻到了小琬的号码。没想到她在家,更没想到她说要来我家。说良心话,我打电话时压根就没想过她来我家。既然她说要来,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好事者不是我自己吗!

说没想过她来我家,并不是讨厌她,要是讨厌她我也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而且她以前在我家还住过一段时间。就因为她以前在我家住过,我就不愿意邀请她到我家来了,你看,她现在不是正在我家哭吗?我妈说跑到别人家里哭是不吉利的。我虽然不迷信,可我受了委屈坚决不去别人家里哭,就连娘家我也不去!可现在,小琬跑到我家里哭,这算怎么一回事呢?

小琬并没有因为我坐在旁边而停止哭泣,反而越哭越凶,甚至用后脑勺把床头撞得“梆梆”响。我一看,吓坏了,要是把头撞破了得了脑震荡失忆了怎么办?人家在大马路上做好事都能被讹上,这在我家发生的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我赶紧劝她:“傻姑娘,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要这样折磨自己呢?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我能不能帮你出出主意!”

小琬的手里拿着一卷纸,是我放在床头柜上的。她扯了一大截,擦了擦眼泪,然后使劲擤了擤鼻涕,随手往面前的一堆废纸里一扔。我的天,她把擤过鼻涕的废纸都丢在我的被子上,那是我早上换的新被套!

我赶紧下床跑到客厅里拿来垃圾桶,把扔在被子上的脏纸都清理进去。清理过程中,我发现有一团纸粘在了被子上,被我扔掉之后,被子上现出一大块湿漉漉的印子。我强忍着难受,拿干净纸使劲地擦。就这样,她都没有反应!

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小琬坚持要买东西带到我家里,我看桔子便宜,便与她去了一个水果摊买桔子。我们在挑选桔子的时候,胖胖的女摊主一直盯着她看,还偷偷问我她是我什么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个,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呀!

小琬不撞床头了,哭声也停止了,但还在无声地流眼泪,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短发乱得像鸡窝,眼睛鼻子都是红的,脸色也有点发青。这跟我原来认识的小碗完全不同!

我认识小琬的时候,她是长发,黑头绳扎着马尾,白净的脸上挂着羞涩的浅笑,说话很有礼貌,见人就喊“老师好”。她是我们培训学校招的英语老师。刚上班那会儿,大家都挺喜欢她,她干得也不错。可天气一冷,就不行了。她有严重的鼻炎,遇冷就犯,犯了就头晕,上班就迟到,还三天两头地请假。领导对她不满意了,同事们对她也颇有微词。因为我女儿在她班上学英语,所以我跟她打交道多一些。我劝她去做鼻炎手术,她不肯,说怕痛。我说:“长痛不如短痛!你现在年纪轻轻,可不能让鼻炎伴你一生呀!现在它已经严重影响你的生活和工作了,你可一定要下决心做手术!”她说:“何老师,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其他人对我有意见,我已经准备辞职了,我不想让人家讨厌我!”我问她辞职了去做什么。她说暂时不想工作,在家复习准备参加教师招聘考试,去年没考上,今年一定要努力考上。可是后来我听说她连名都没有报上,她不是本地户口。

小琬靠着床头,流着泪问了我一个问题:“何老师,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我连忙说:“谁说的?你以前在我们那里教英语不是教得挺好的吗?孩子们都那么喜欢你!我们家萌萌老是提到你,说新老师没你教得好!”

“我不是说这个?”她又抽泣起来。

我迷惑不解,不说这个说的哪个?我突然想到她的QQ签名改成了“一切都烟消云散!”,难道她失恋了?我试探着问:“你是说感情的事吗?”

没想到,她又大声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凭什么?凭什么我说分手他就同意了?连原因都不问,一句挽留的话都不说!”

我觉得好笑,你要分手,人家同意也有错啊!我就喜欢痛快的男人,说分就分,死缠乱打既讨厌又让人瞧不起!莫非她并不想分手,只是试探男友的?

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你是不是还喜欢他,不想跟他分手啊?”

“我当然不想跟他分手……他对我那么好!你不知道……我生病的时候,他寸步不离的伺候我……比我爸爸妈妈都好!”她边说边哭,痛不欲生的样子。

这我能理解,小琬曾经跟我说过,她六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离了婚,她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爸爸妈妈根本就没照顾过她。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提出分手呢?”我很疑惑。

“他不该那么对我?”小琬边哭边愤愤地说。

“他怎么对你了?”我有点好奇。

“他……他……强行要跟我做那种事!我恨死他了!”小琬哭声反而小了,可能是害羞。

听她这么说,我倒有点担心她了,“那他得逞了吗?”我问。

“没有,我怎么会让他得逞呢?他弄痛我了,我使劲地哭,他就放开我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

我提着的心放下了,说:“他没有勉强你说明他是个不错的男人!你们好了多久了?”

小琬吃惊地看着我。说:“一年多了,何老师,你怎么还替他说话呢?”

我笑了:“我不是替他说话。你们好了都这么久了,还保持着正常的男女关系,那真是不简单!现在的社会,就是速食时代,就连爱情也是!好多人根本就没把两性关系当作一回事,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一夜情夜夜都在上演,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就想好好谈个朋友,然后结婚!”小琬很严肃地说。

“你的想法当然是好的!那为什么你们好了一年多还不结婚呢?”我问,“是他们家不同意吗?还是你家不同意呢?”

小琬犹豫了一会儿,说:“都不是!他父母对我很满意,我爷爷奶奶对他也很满意,就是我自己对他还不是蛮满意,所以总下不了决心。”

我有点想不通,你都跟他好了一年半了,你还对他不满意?我说:“你对他不满意,那现在分了不是蛮好吗?你还哭什么呀?”

小琬用不解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可没有他照顾我,我活不下去!再说了,我一提分手他就同意,这不说明我在他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吗?”

我哭笑不得,这是什么逻辑?既不想跟人家结婚,又贪图人家的照顾,连身体都不让人家碰一下!这男人要不顺坡下驴,简直就是天下第一贱了!我耐起性子问:“你不是说他对你特别好吗?为什么还对他不满意呢?”

小琬想了想,说:“其实也不是不满意,就是对他没有感觉!而且还有房子问题,他答应把房产证改成我的名字,可迟迟不见行动!”

我真服了她,人家那男的脑袋又不是被驴踢了,没登记没结婚人家就把房产证改你的名字?那万一真改了你不跟他结婚,他不是人财两空了吗?就算他色迷心窍要改,他父母也不会同意呀!现在婚前财产登记大行其道,你倒想反其道而行之,没门!我说:“你怎么想到房产证改名的呀?”

“房产证不改名,那以后我们要是离了,我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也借机考验考验他,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小琬说这话的时候好像还有点小得意。

我一时无语,怎么还没结婚就想到了离婚呢?我都结婚十年了,从没想过离婚!现在的年轻人脑袋里都想些啥呀?

后来她又哭起来了,还说她心痛。我看她男朋友不跟她道歉她是不会罢休的,搞不好一晚上都不会睡觉,那我也不能合眼,我得看着她呀,万一她一时想不开寻了短见,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呀!我提议说:“要不你和你男朋友谈谈,说不定他也后悔了,抹不开面子跟你打电话呢!”

她边哭边说:“凭什么要我给他打电话呀?每次都是他哄我的,这次他怎么不哄我了?他一直在骗我,他是个骗子!”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真的很困,可我不能睡,不安抚好她我是绝对不能睡的。我很耐心地说:“傻姑娘,你这样想就不对了,他是骗子,他骗你什么了?骗你财,还是骗你色了?”看她在楞神,我又说,“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风?”

她竟然同意了。女人哪,就是这般的虚荣,这般的口是心非!

我拨通了那个男人的电话,在女儿的房间和他交谈。他跟我说他是真心喜欢小琬的,从大一就开始喜欢她,一直到现在。他还跟我说了一个让我惊诧莫名的事情,他和小琬已经同居了半年,两人每天都睡在一张床上,但小琬规定绝不能有肌肤之亲。他还说:“何老师,您是过来人,您说我一个正常的大男人怎么受得了这种折磨?”

我可不想跟他讨论这个问题,我是过来人不假,可我又不是个爷们,我只想解决今晚我睡觉的问题,我问他:“你还喜欢小琬吗?你喜欢的话就给她打电话道歉,她在我这里哭得昏天黑地的,说不想跟你分手。”

男人终究还是给小琬打了电话,我去了客厅喝水,不想听他们在电话里说什么。反正我进房间的时候,小琬恢复了常态,还跟我说:“何老师,不好意思,把你的被子都弄脏了!”

小琬很快睡着了,可我却睡不着,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张爱玲的小说《沉香屑——第二炉香》。我知道那个男人肯定会离开小琬的,这是迟早的事。

不久我就联系不到小琬了,她的电话号码是空号,她的QQ头像长期灰暗着,她的个性签名一直没有更改,她的菜地一棵菜也没有。

小琬就这样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

潮州癫痫病治疗中心
左乙拉西坦主治癫痫吗
药物治疗癫痫时有什么危害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