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仙路偷香 >> 正文

母亲的故事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的伟大的母亲:

故事之一:

在我母亲的碑上,写着“割股救夫龙氏真人”几个大字。

吾母龙氏,生于四川省名山县鱼王滩一个世代以占卜算命为职业的家庭(其祖父,其父,其兄均从事算命)。其父笃信神灵却严重的重男轻女。龙氏生下后任其生长,致龙氏四岁方才学会走路。龙氏虽受父母歧视,但在一个封建文化较浓的家庭中长大,耳濡目染,从小就懂得三从四德,友爱乡里,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做人规范。

十八岁时嫁入已丧父母的十八朱氏孤儿(我父亲)为妻,从此担当起了一个家庭主妇的重任。

母亲嫁入朱家时,我父亲的父母刚刚过世,可以说是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住在一间倚着廊绑的偏偏草房中。用她的话说,地上坑坑洼洼的,连放个尿罐都放不平。好在其夫(吾父)知书达理,能吃苦耐劳,为人耿直,富有侠义心肠,身强力壮,对我母亲无疑是极大安慰。婚后夫妻俩你敬我爱,共同开始了艰苦的创业。开始时,(父亲到名山姐夫家当长年(长工),被姐夫送到国民党军队的师部当了一段时间文书,部队换防时父亲回到家中。)母亲就在村里给有钱的人家打短工,一天能换回一升大米,后来父亲回到家中后就去帮人背大米进泸定换点工钱,或者背茶包子进康定,夫妇俩的收入除了能维持一天的生计之外,还略有结余。

当他们憧憬着美好未来时,一场大病差点夺去了我父亲的生命。那年夏天,我大哥刚满五岁,时值农历六月,父亲正在从事卖鞋帽的小生意。一天他从新津步行背回两百多顶草帽后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天气太热了,仗着自已年轻力壮,就到外面的大滥田里泡澡去了,凉是退了,可把寒全逼进内脏里了,到了晚上子时,不得了了,父亲发起了高烧--得伤寒病了。这个病在当时可是要人性命的大病。我爷爷奶奶三十八岁时得了此病双双去世,没有条件进县城的医院,求了当地的草药郎中治疗,无效,求了端公神汉驱除妖魔,无效。半个月过去了,父亲的高烧仍然不退,每天白天母亲必须去外面帮人打工换大米,家里照顾父亲的任务由年仅五岁大哥斌斌来担当。眼看父亲生命危在旦夕,母亲又请了神汉来家中跳大神。神汉走时说了一个方法:“龙氏啊,我也无回天之力了,你男人的病要得好的话,除非你把身上的肉割给他吃了,也许还行。”这个方法实际上是一个无赖之法。神汉知道,世上没有这种治病的方法,更不会有这样的女人为救男人的病会割自己身上的肉。但神汉根本不会想到,母亲就是这样的女人。当母亲听神汉说父亲还在救活的希望时,毅然决然地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割股救夫。晚上,等大哥睡着了以后,把菜刀用火烧红了,算是消了毒。在灶神菩萨的面前点上香烛求神灵保佑。然后卷起了左手的袖子,用口咬住了左手上的肌肉,右手拿起了菜刀,啊!一声凄惨的声音之后,一块长一寸,宽半寸的人肉便含在的母亲的手中。面对血如泉涌的手臂。母亲除了用一根布条紧紧的系住手臂外,她没有眼泪,有的只是希望的颤抖着的笑容。母亲忍着巨大的伤痛,用小沙锅把这块从自己身上割下的肉煮好后端到了父亲的床头,然后一勺勺地轻轻地喂进了父亲的口中。也许这世上真有神灵,第二天,母亲仍然去帮人去了,大哥也跑到外面玩去了,父亲想喝水,可没有人。于是他从床上翻滚了下来爬到水缸边,咕嘟咕嘟地不知喝了多少水,然后就睡在了地上。不知睡了多久,大哥回来了,赶紧找回了母亲。母亲回到家中,发现父亲的头不发烫了。她心里的那股高兴啊,真得无法言表啊,”菩萨显灵了”,马上跪在地上朝西方叩了三个响头。父亲终于从死神中回到了人间。而父亲烧退后的第二天,才发现母亲的手用破布吊着,多次发问才知是因为吃了母亲身上的肉才退烧的。.....母亲的手的伤口反复感染,拖了近半年的时间才结疤愈合。也可以想象,我的父母只所以能患难与共,能相濡以沫。其根本原因也许与这件事有关。在今天的青年看来,这样做是不可能的,甚至有关会认为这是最大的愚昧之举。但又有谁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挽救自己爱人的性命。

悲呼,我的母亲,壮呼,我的愚昧的母亲,我为你骄傲,我为你唱一支贤妻良母之歌!

这就是:”割股救夫龙氏真人”的故事的来由。

青海知名的癫痫医院
癫痫病严重的危害会是什么
南宁哪有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