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光纤隔离器 >> 正文

芷于至善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芷整理好镇上企业上半年的财务报表之后,两只手撑在办公桌上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在想,总算可以过上几天消停日子了,镇上这些该死的小企业真是越来越耍大牌,生意做好了还真当我是他们的公仆了,年终如果不按时纳税,老娘还不伺候了。于是,拿起椅子上的公文包,愤愤的走出了办公室。

"Duang"的一声,这些年这扇门没少躺枪受气。

还真有不怕死的,至善还和往常一样蹲在镇政府的大门口,准备接小芷下班。今天的至善衣着打扮和大学生差不多,帆布鞋牛仔裤格子衫,这也是小芷当年最喜欢的打扮,小芷说她最喜欢的是至善一直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至善看见小芷从门口走出来,马上一个箭步飞奔过去凑到小芷的面前,如果至善有尾巴的话,估计早就摇断一百次了。小芷是一个时刻把心情写在脸上的人,上大学的时候就这样,没少给至善摆脸色。西装革履的小芷看见至善全身上下的衣着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只手把包甩到了至善的胸前,把至善往后推了一个趔趄,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往前走,嘴里还嫌弃的说道:"给我滚!"那至善呢?当然摇着尾巴跟了上去。

镇政府距离小芷家大约一公里,每天傍晚下班后,至善都会陪着小芷走路回家,一路上给小芷讲段子,耍贱,做鬼脸来消除小芷一天的疲惫,小芷总是一脸嫌弃又忍不住哈哈大笑。今天的小芷好像心情low到了冰点以下,任凭至善怎么哄,小芷都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至善也习惯了这样的小芷,有点闹腾、不讲理、小情绪特别厉害,八年来,至善也是这样一直哄着小芷,一直惯着她的小性子,用至善的话来讲就是:“没办法咯,我摊上你了,我就会一直这样惯着你哄着你。”

至善看见依然闷闷不乐的小芷,大步走到小芷的前面,然后往后倒着走,这样方便给小芷手舞足蹈的讲笑话。至善用手拨了一下刘海,双手做了一个很浮夸的打架姿势,拖着很长的声音问小芷:“芷儿宝宝,你看我像不像古代的一种兵器”,边说着嘴里还发出“吼哈”的声音,小芷看着面前这个用尽百般心思逗她笑的男人,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大学时代,是的,至善对小芷的爱比起大学时候有增无减。小芷停下脚步搭理了至善:“人就是人嘛,像什么兵器”,至善看着眉头不再紧锁的小芷,往后跳了一下,双手合掌举过头顶大喊了一声:“我是不是很像剑(贱)”,听到至善的回应,小芷“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小芷的心情好了许多,指着至善的额头说了一句:“我看你更像是一种酒”,至善有些摸不着头脑,回过神来之后,小芷已经走在了至善的前面,伴随着小芷高跟鞋“噔噔”的声音,天空飘来了三个字“剑(贱)南春”,至善赶忙向小芷追去,边跑嘴里边喊着“芷儿,你等等我呀。”

回到家之后,小芷甩掉了高跟鞋,看着桌子上相框里的照片,身体摊倒在床上,一头戳进了被子里。每天千篇一律的政府工作让小芷对生活失去了激情,加之身体上的疲倦,小芷闭上了双眼,就这样,小芷也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小芷想起了晚上要和至善在镇上篮球场最西边的篮球架旁边碰头约会。于是,小芷起身扎了个马尾,穿上运动鞋出门去了篮球场。

生活是五味杂陈的,虽然酸甜苦辣样样有,但是不舒服的滋味还是会占据大多数的时间。至善也逃不开生活工作的压力,每天都会遇到各种糟心的事情,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发牢骚,但唯独对小芷,至善仿佛天生就拥有一副好脾气,拥有无穷无尽的耐心。用至善的话来说就是:“爱小芷,哄着惯着小芷,是我的本分。”

老样子,至善还是已经早早的呆在篮球架旁边等着小芷。仲夏的夜没有了白天的火热与喧哗,静谧之中只能听见各种虫鸣,习习的晚风轻拂着小芷和至善的脸颊。夜,总是这样的撩人。看着至善,小芷冷不丁的问了一句:“至善,你说会永远陪在我身边,爱我一辈子的,对吗?”面对这样的提问,至善想对着篮球架发誓,想对着水泥地做保证,可至善知道,语言在表达爱意的时候总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无论怎样完美的回答都抵不上上前一个拥抱,然后在耳边轻声的说一句:“对,我会一直爱你”来的实在。

至善倚在篮球架旁边,蹙起了剑眉,定定地看着小芷说道:“我会一直爱你,直到我离开去另外一个世界。”

“我这样一个人,有时候自己都会讨厌自己,你每天耐住性子哄我,惯着我的小性子,这样难道不会累吗?”小芷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还带着点哭腔。

“会累,但是我爱你芷儿,失去你才是最累的,比起失去你,我更愿意这样一直累下去。”至善的目光很坚定,好像是在阐释一个既定的无法反驳的真理。

这样的提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听了至善的回答之后,小芷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悬在空中的心落了下来,同时又有点害怕,害怕自己最后会辜负至善,面对这样的至善,小芷觉得自己做的远远不够,望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小芷模糊了双眼。

成年人的好处之一就是能看透彼此的心思,至善不是第一天和小芷在一起,他太了解小芷了,他明白小芷的担忧,明白小芷的怯弱,明白小芷的胡思乱想,明白小芷的嘴硬,明白小芷的小情绪。真是因为这样的了解,至善才更加坚信自己不会离开小芷,除了自己,至善不会放心任何人和小芷在一起,他害怕另一个他不能包容小芷的闹腾,不能惯着小芷的小性子,让小芷受委屈。至善对小芷的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芷儿,大学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的一切我都毫无抵抗力,那次遇见之后,我觉得你就是我这辈子要守护的人,爱你就是我的本分。”至善额头上的青筋在拼命的往外挣脱,至善甚至想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小芷看。

小芷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手臂,眉头舒展了开来。小芷是一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隔三差五的就要让至善来洗脑一次,看样子,小芷今夜又能睡个好觉了。

小芷在睡觉之前,把发条闹钟拧在了第二天早晨六点半的位置。

第二天清晨,闹钟准时打响,声音响的有些急促,让人不安。小芷没有半点拖拉,起床,洗漱,然后穿上一身黑色的正装,没有吃早饭就出门了。

老样子,至善早已在小芷家出门右转的庇荫处等着小芷,见小芷出现,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走凑到小芷的面前。在对待小芷的所有事情,至善总是那样的积极。七月份的天气骄阳似火,关键是一点风丝都没有,小芷撑着伞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站在旁边的至善今天也表现的格外稳重。小芷很平静,至善也很平静。一路上小芷都在追忆和至善以前谈恋爱的美好时光,他们并肩行走,没有亲昵的动作,不像是情侣,更像是已经彼此陪伴了多年的老朋友。

途经花店的时候,小芷进去买了百合花。出来之后,至善看到小芷手里的百合花赶忙跑过来,问道:“芷儿,你不是对百合花粉过敏吗?”

“今天不过敏”,小芷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的说道。

沿着桑槐路走到尽头便是小芷的目的地,小芷站在远处看见墓碑照片上的至善停住了脚步,她需要平复一下心情,以一个最好的状态去见至善。小芷从左手的无名指取下了Darry Ring,她不想让至善看到自己还活在过去,她要告诉至善自己已经完全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开始了新的生活。

至善和小芷的爱情之路走得很艰辛,对于至善来讲,这辈子能和小芷在一起就是自己最大的荣幸。订婚的前几天,至善开心的恨不得把“订婚”两个字写在自己脸上,用至善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喂喂喂,你知道吗?我捡了个宝哎!”至善还专门在上海给小芷定制了Darry Ring钻戒,这枚戒指每个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含义就是“小芷是至善一生唯一的真爱。”生活最残酷的一点就是,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订婚的前一天,至善在去取Darry Ring钻戒的途中发生连环车祸,至善最终没有机会能体会到劫后余生。

小芷站在至善的墓碑前回忆起了当初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愣神了许久,只听见有人在旁边叫她的名字。

“芷儿,芷儿,芷儿……”

小芷这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小芷的妈妈端药进来了。小芷右手拿着相框,左手用劲儿抠了一下脚丫子,然后朝着妈妈挥了个“不”的手势,双腿还在不住的蹬着被子。小芷喝的药很苦,和小芷的人生一样苦,妈妈每次都是用喝完药给小芷糖吃的方法,来哄小芷吃药,这次也不例外,小芷摸着相框里至善的照片呢喃的说道:“至善宝宝你等会儿啊,芷儿喝完药再来陪你。”

甘肃哪个医院治癫痫
南阳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哪个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