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陈冠希的头像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 山石(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海生就这么静静地倚在山石上,耳边的海螺里回荡着他对爹娘的倾诉……

身后就是爹娘的坟茔。尽管坟茔里没有爹娘的尸体,海生还是习惯地坐在这里。

月亮已经爬上了树顶,清冷的月华笼着几片行云,树在山风里不停地晃动着,周围的一切显得浮躁而又朦胧。

不远处长满青苔的石屋里,昏黄的灯依然亮着,爷爷拉起了二胡,那弦声悲悲怆怆……

海生的心突然被戳了一下,他把海螺从耳边移开,山下切石机的嘶叫立刻就在空气里孤立了出来,爷爷的二胡声在阵阵的嘶叫中是那样的苍白、那样的无力……

“嗡嗡嘤嘤,嗡嗡嘤嘤……”

海生被戳过的心发着阵痛,他木木地盯着发出嘶叫声的石材厂。装满山石的货车一辆接一辆地从那里开出来,远光灯穿过树隙像幽灵的眼睛一样探视着这片山头。

海生再也无法安宁了,他不知道过了今夜这里将会发生什么。如果村长领着开发商来强行开采的话,这里的一切,石屋、石园、石碾、石磨、石雕、爷爷的果树林、祖辈的坟茔……就会被那一台台嘶叫的机器给吞食掉了,几千年凝结在这片土地上的山石,就会变成一沓沓票子装进商人的口袋。想一想,海生的心就被撕裂成了一道口子,更别说爷爷了。

爷爷一辈子没离开过这片山。四十多年前奶奶嫌这儿穷,撇下爷爷和一岁的爹走了。十八年前娘嫁给了爹,娘嫁给爹是有前提条件的,爹必须陪娘去海边打工。娘的舅舅在海边经营海产品很有钱,娘在海边生下他,因此给他起了个名字叫海生。三岁那年,爹娘带着他他带着海螺回家过年。过完年爹娘走了,他和他的海螺留在了这里。爹娘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爷爷说,爹娘去赶海了,赶到海底下去了。爷爷用几块山石砌了一座空坟,刻上了爹娘的名字。爷爷还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里人就应该守着山,生在哪里是天命,忤逆了,就会遭天谴!

山风越来越紧了,爷爷的二胡声在空气里有些缥缈。

海生的心也有些缥缈了,眼前好似看到了柳叶的美丽身影。

柳叶长得很美,比山上的野蔷薇还美。海生特别喜欢她,喜欢的不敢碰,生怕自己管不住自己。

海生倚在这块山石上听着海螺,柳叶温柔地倚在了他的肩膀上。

柳叶说:“海生哥,你真的不想下山吗?”

海生说:“爷爷老了,我不能丢下他不管的。”

柳叶说:“海生哥,你知道吗?咱们这里的石头可值钱了。我堂姐夫是副镇长,他说咱们这里的石头都卖到美国、韩国、新加坡好几十个国家呢,那些包山的都成了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了。爷爷包的这片山值好几百万,你问问爷爷他卖不卖,要是卖我就求堂姐夫让他跟开发商说一声,把价格给提高一些,绝对比别的山头贵。卖了钱咱就去城里买一栋小别墅,把爷爷接到别墅里住,爷爷一定会高兴的!”

海生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海生哥,别磨蹭了,咱这就去跟爷爷说!”柳叶拉起他就去找爷爷。

爷爷停下了手里的二胡,听柳叶把话说完后笑了笑,说:“几百万,值钱,真值钱!我老头子怕是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别墅,别墅是啥?比我这片山大吗?还能再种果树吗?”

“爷爷,您可真会开玩笑,别墅要是有您这片山大,别说几百万,几千万也买不到的,那要值好几个亿呢!别墅就是那种复式小洋楼,还有小花园。园子不大,能种花,能养鸟,能健身,您老想干啥就干啥呀!”

“哦,是挺美的,比神仙过得还自在哦!丫头,爷爷问你,别墅有了,那以后的日子呢?吃啥?吃别墅?”

“吃存款呀!听我堂姐夫说这片山少说也得值个八百万,咱用四百万买个小别墅,再把四百万存在银行里,每年的利息您老人家也吃不完的!”柳叶美滋滋地说。

“我是够吃的了,那我孙子呢?我重孙子呢?我重重孙子呢?他们也吃这点利息吗?”爷爷说完不再理他们,继续拉着他的二胡。

柳叶气得一噘嘴转身走了。

海生追了上去拽住柳叶的衣襟说:“这事急不得,爷爷一辈子守着这片山,对这片山很有感情的。你知道山上的这每一棵果树爷爷是怎么栽活的吗?当年山地承包时,都嫌这片山贫,谁都不包,爷爷包了。村长他们怕爷爷反悔,当即让爷爷签了一百年的合同。爷爷赌气说,一百年管啥用,二百年我也改变不了这片山的地质啊!村委会的那些人也真够荒唐,当真就让爷爷签了二百年的承包合同。自从包了这山,爷爷每天在山上开掘山石,两天开出了一个三米深的石坑。冬天山下河沟里没水,爷爷就去河沟里挑土,一天填一个石坑,春天再把育好的核桃苗、山楂苗、樱桃苗栽在石坑里。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这山才有了看相。让他就这样卖了,他怎么会舍得?”

“这些果树一年能赚回几个钱?就算一年赚二十万,去了承包费、人工费还能剩下多少?八百万猴年马月才能赚到?”柳叶依旧气鼓鼓的,“你再去做做他的工作,他要是还不开窍,你就瞒着他去签合同。”

“这样不好吧?爷爷会气病的,还是等他同意了再说吧。”

“就你这样的娘娘门门的没有一点气魄,我咋就会看上了你?今天我就把话撂给你,同意卖山,我们就去领证,不同意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哼!”柳叶气呼呼地走了。

今天一大早,开发商领着一群人抬着四个大麻袋来到了山上。

一群人围住了爷爷,把四个大麻袋往地上一倒,一沓沓的“毛爷爷”就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老爷子,八百万,一分不少,一张不假。买你这片山,你可赚大了啊!”开发商乐呵呵笑着说。

“我赚了吗?你知道我山上有多少棵树吗?你知道每一棵树上结多少个果子吗?你不知道是不是?不知道就去数一数!把你们的钱抬回去吧,别晃瞎了我老头子的眼!”

开发商带着他的钱和人灰溜溜地走了。

没大会儿,柳叶和她娘来了。

柳叶娘说:“老爷子,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享几年清福了!”

爷爷说:“我年纪是不小了,可我觉得我这把老骨头撑个十年八年的还没问题。他婶子,你有话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

柳叶娘说:“老爷子你是个直性子,我有啥就说啥吧。咱们这一带的山都开发了,您老也看见了。这眼前还没啥要紧的,再停个七八年,石头被挖光了,剩下的就是一个个的大水坑,不能种,不能用,人都迁走了,周围除了坑就是水,您收的果子运不出去,您说您这一山的果子还不都变成了鸟食?行,就算您在乎这些果子,可海生他不能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吧?他还年轻,他还要发展,您把他绑在这孤零零的山头,他往哪发展?真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那一天,悔断肠子不就晚了吗?您忍心让他跟您一样守一辈子的山石?以前没有懂行的,不知道这山上的石头是宝贝,如今懂行的把厂子建在了咱家门上,把票子搁在了咱手里,咱要是不识抬举,是不是自找难堪了?”

柳叶娘一口气说完看着爷爷,爷爷古铜色的脸已经漫上了一层乌紫,“她婶子,我的孙子在哪里发展,发展成啥样,还轮不到别人来指使!别说八百万,八百个亿我老头子都不稀罕。我的山我当家,看谁能来挖我的石头?!”

“你当真就是一千匹马拉不回头的老倔驴啊!”柳叶娘忿忿地骂着,然后看着海生说:“你说句硬气话,是跟老倔驴守在这里等死,还是跟柳叶下山去城里过好日子?”

海生看了看柳叶,又看了看爷爷,什么也没说。

“哼!”柳叶娘狠命地瞪了海生一眼,冲着柳叶说:“跟我回家,以后在我面前不能再提这爷孙俩!老的是头倔驴,小的是不开窍的榆木疙瘩!”话一落,拉起柳叶就走。

柳叶回头看着海生,海生没有追,也没有挽留。柳叶的目光就充满了气愤,海生把头别向了一边,眼里蓄满了泪水……

午饭时间,海生和爷爷刚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村长来了。

村长说:“老爷子,你这片山属于集体的,怎么使用不是你说了算,村里老少爷们说了算!我找人数了数,你这山上一共六千棵树,一棵树按一千块钱赔偿你,一共六百万。限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们把钱给你送来,把你的承包权收回!”

“我不答应呢?”爷爷气愤地回道。

“你没资格不答应,国家需要用山,谁都没权力阻拦!”村长坚定的口气说道。

“只要国家用山,一分钱不给,老头子我也拱手相让!国家哪个部门用山?用山干啥?你把用山的部门领导叫过来,让他拿着国家用山的批文,跟俺老头子一块去国家的公证处公证!”

“老爷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村委会就属于国家的政府部门,有资格行使国家的一切权力,这片山属于集体的,不是你个人的!”

“那是你们村委会的吗?我老头子三百年的承包期难道是说着玩的?公证处的盖章难道是违法的?想要回山,行,我老头子的合同期到了以后再说!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别在这里碍事,我老头子忙着呢,没闲工夫陪你瞎扯!”爷爷用话撵着村长。

“老爷子,你会后悔的!”村长悻悻地走了。

“后悔的是你们那些钻进钱眼里的人!老祖宗的根都卖了,还有脸来教训我?!”爷爷冲村长的后背大声说道。

海生看着村长的背影,品思着村长的话,怯怯地试探地说:“爷爷,村长都给到一千二百万了,要不咱就把这片山交出去吧。”

爷爷看都没看海生一眼,只顾吃自己的。

“爷爷,村长都给了……”

“你爷爷我还没聋,你用不着啰哩啰嗦!”没等海生把话说完,爷爷就打断了他,“你要是认为我不近人情,就去海底下找你爹找你娘去吧!算我老头子从来没有过儿孙!”

海生双唇嚅嗫了几下,终没有说出什么。

午后爷爷坐在躺椅上休息,海生拿着海螺独自走到爹娘的空坟前倚着山石坐下来。他想了很多,泪也流了很多。但无论怎样,他觉得自己还是幸福的,至少他现在还有疼爱自己的爷爷,还有这一片山,不是吗?

这样想着,海生就觉得心忽地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没有了先前的那般压抑、那般迷惘了。

初秋,午夜的山风很大,月亮的清辉里不知何时已经飘满了山中特有的味道,山石的味道,果林的味道。海生伸出手时,正好一个核桃落在了他的手心里,硬硬的,香香的,这感觉,让海生又想起了爷爷。他记得那年他六岁,偎在爷爷的怀里,一个小核桃落在了他伸出的小手里,他问爷爷:“石头上也能结果子?”爷爷摸了摸他的头笑了,说:“石头上能长松柏,咋就不能结果子?只要你敢想,想让它结啥果子就会结啥果子的。”

“爷爷,我想让这里变成花果山,这样孙悟空就会来这里当美猴王了!”

“好好好,我孙子想得好,这里一定会变成花果山的,孙悟空一定会来这里当美猴王的!”爷爷笑得很开心。

月已过中天,海生将手里的海螺压在了山石下。他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爷爷说得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生长在这片山上,我应该像爷爷这样守住这片山,守住这世世代代的根。我还要改名字,不再叫海生了,就叫山石,打这以后我就是山石,山石就是我,我要永远地守着这片山……

在河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怎样认定颠痫病治愈了

友情链接:

其实难副网 | 的耽美文 | 九阴真经吴三虎 | 法学导论 | 日语四级考试 | 联想海报 | 人教版小学科学